Yapi-----茶籽

请不要转载到任何地方
不然……不然我哭给你看
死人,不产粮的那种
扩列欢迎-Q956993954

转载备份用

陈独秀同志,请你坐下。李大钊同志已然饥渴难耐了。
陈独秀感觉到从身后传来的一阵恶寒,缓缓回过头去。应上了那嗜血的目光。绷紧的双手极力抑制着撕碎他的欲望。
……不好意思,李大钊同志。我凳子上有钉子。
你已经十多次抢我话了,每次都是是凳子不干净等等,到底是你跟我过不去?还是你的凳子跟我过不去?我求求你,别再秀了。好吗?!
呵呵,哈哈……我尴尬的讪笑着缓缓的坐了下来。
会议终于结束了。
我在旁边的水果摊前买了两斤橘子,急忙追上李大钊同志我们俩一起走向了夕阳下的长椅上。
亏你还知道我喜欢吃橘子呢。
哈哈这不也是给你道个歉吗?我每次由于情绪激动。情不自禁的就站起来发言了。
……MMP
我望着橘子,良久道:其实我也爱吃。
有的时候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们中国,就像这个橘子吗?

这的橘子的每一瓣,看起来好像互不联系。但是这里面交错纵横的橘络确在给每一瓣橘子输送养分。尤其是中间那根粗大的橘络就是中国人的凝聚力,就是中国人的脊梁。只要中国人的脊梁不断。无论军阀和外国人把中国分成多少瓣,最终我们还是会凝聚到一起的!
……我们早晚有一天会再见的。
夕阳下,新中国黎明的曙光照耀在李大钊的脸颊上,眩目的光晕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陈独秀感觉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但还是应道:没错,总有一天……
1927年4月28日李大钊同志被反动军阀杀害于天山脚下。
陈独秀离开了党。
独秀……愿求一死。
日寇铁蹄所过之处所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哀叹与悲痛。人民悲观的分析着抗日局势换回的只有更深的绝望。
无论军阀和外国人,将中国分成多少瓣。最终我们还是会凝聚到一起的。
只是因为中国的脊梁
我还不应该死!
暮色薄大地,憔悴苦斯民。豺狼聘效邑,兼之惩尘频。 
悠悠道路上,白发污红尘。沧溟何辽阔,龙性岂易驯。
一篇篇抗日宣言的发表,激励着中国人的精神,支撑着中国人的脊梁。
而他的病却越来越重。
这些年来民国政府给他补助金都被他拒绝了。
陈独秀望着窗外橘子树绽开娇美的花朵。似乎孕育着新中国的希望陈独秀,感觉自己已经没有遗憾了。
只是不能亲眼看着中国胜利呢……
陈独秀的墓碑屹立桔子树的旁边已经被落花所覆盖似乎在等待着谁。
新中国的后辈,还会有谁跟我一样优秀呢?
(本文由战火中的破碎卐子所著(一个立志当写手的人)原新帝卍国总卍礼府,后被和谐,转载勿删)

哇他们有大♂房子
哇还有健身房
于是运动完的搂弟Jeff和
吃小彩灯?的Liu

什么玩意辣眼睛

T4噬菌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nina后继有人

素描画室里的悲剧蛤蛤蛤蛤蛤蛤蛤
我恨美术

来到了天蓝草绿的乡村!

TOUCH CP:LJ/EJ

LJ/EJ。斜线有含义,避雷

全程逻辑崩坏以及智商突降,还有私货,高谈阔论(瞎J B扯)了一些关于EJ的看法。

妈的这文笔都不好意思见人。欧欧吸高亮。

打不过LJ的ej出没,小心谨慎观看

完全是用爱发电了,难产,写了很长时间,文笔跳跃

梗源盲人的认人方法。

 

 

 

黑夜和白天没有什么分别,在一个瞎 子眼里。

 

Eyeless jack极慢地伸手抚上laughing Jack的额头。只是稍稍热过自己的温度。Lj不知是什么力量的造物,但总之这造物并不是人类,甚至不接近于人类;Ej的体温较之则更低,他轻轻低下头,感觉手指传来一阵微暖,耳边响起自己发丝与衣物摩擦的细碎声音。掌心轻轻贴住熟睡的小丑的额前,不出意料的发现lj的皮肤并不是人皮的触感。没有毛孔,带着微微的韧性,有些与橡胶类似。小丑的肤色应该是皮革一样的灰白,ej想着。

 

Jack Nyras——eyeless jack。他早已学会如何用盲人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失去视觉后,命运,或者Jenny,为他敞开了一扇毫无色彩的大门,而他也不带情感地走了进去。在适应着逐步提升的触觉、嗅觉甚至直觉时,他的心情很难说明。他的心头没有仇恨。——真的没有,但可能他的脾气有时有点暴躁。管 他 呢。仇恨由事实而生,而事实早已随着记忆像扔一团垃 圾一样扔出了他的头脑。疯 狂与平和,ej走在正中,他既不选这个,也不选那个。当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以为他所做到时,他正式的由正常人转换成creepy pasta。他不太适应这种生活,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可是头脑空空,充满空气,干不了什么不符合人物设定的东西;于是也就顺从了命运的安排。

 

小丑的眉弓鼓起,眼窝深陷,鼻子的奇形怪状就像某个木偶人。Ej这么想着稍稍勾起唇角,他本人也像木偶人一样谎话连篇;小孩子的注意力和喜爱使这个小丑用力地扯出大大的微笑,但更加虚 伪的甜言蜜语总是在那孩子变成他的所谓艺术品后,才疯疯 癫癫且愈发华丽地泻出。真是令人作 呕,这个家伙。伪君子。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这个长得像斑马线(语出Ben)的撒子,才总爱找自己的麻烦。柿子捡软的捏,这个道理穿开裆裤的小屁 孩都懂,于是和对方重名(这个真的怪不了他您看看某位剪刀手)且还是瞎子的好欺负的ej就变成了其整蛊对象,从往自己备好的肾 脏里塞糖到狩猎时明目张胆的阻拦。嗤,棒极了,真有意思。淦 他 妈 的。所以他才要记住这个疯 子,他的脸、他的气味、他的声音以及他疯 癫的性格,以便离他远远的好使倒霉的次数抹个零头。

 

已经完全“看到”对方的脸的ej决定顺便干点不好的事情,以让小丑记住这个夜晚以及作为他微弱的反击。于是他把身子伏得更低,鼻尖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

“啊——!”就在这时身下乖乖熟睡的LJ突然动作了,感受到肌肉发力的ej惊慌下往后炮弹一样弹去,却被小丑不偏不倚的扣住了手腕向前一拉,抓着他细软的头发就往对方嘴唇上磕,咬破嘴唇打开牙关直直地吻了上去,让ej的大脑炸成了一片空白,随即强硬地抽出。哦f ck off他被亲了??被这个傻  逼????

拼命挣扎的ej却发现对方没了动作,依旧是一副沉睡的样子躺在那里。但他敢打赌,ej咬牙切齿地想,但他敢打赌laughing Jack现在正露出那该死的笑容嘲笑着这场好戏——

 

妈的。Ej干脆就这么躺下了。他脸上有点发烧,不过去 他 鬼的——他又往LJ旁边挪了挪,他可是怪 物,是creepy pasta。

 

 

管什么人类的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