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茶-温梅煮酒

世上每个人都特别有意思,
他们的命运就像行星的历史。
每颗星有自己独有的一切,
星际再也没有类似的世界 。

如果有人一辈子都很平凡,
而且和平凡生活相处甚安,
那么他的这种不引人注目
正是他在人间的有趣之处。

每人都有他个人的神秘世界。
这世界有它最美好的时节 ,
这世界也有最可怕的瞬息 ,
可是这都不会为我们知悉 。


如果一个人死去,与世永诀
随着他,死去了他的第一场雪
他的第一个吻,第一场战斗……
这一切都将被他随身带走

不错,留下了桥梁留下了书,
留下了机器留下了画幅;
不错,有不少东西留在人间,
但总还是有东西一去不返!

这就是这场残酷游戏的规律
并非人死去,而是世界死去。
我们记得这些有过失的凡人,
可我们何曾当真了解他们?

我们何曾了解兄弟,了解知己
我们何曾了解唯一的爱侣?
哪怕是我们自己的老父
我们所知虽全,所知等于无。

人们一一离去……不可挽回,
他们的神秘世界都永不复归。
就因为这一切的一去不返,
每次都逼得我要放声呼喊。

 

「癌白癌」爱情是一种癌症

「癌白癌」爱情是一种癌症

业余摄影师癌X大学生白

回托、景琅:虚构城市,参考温哥华和纽约。

是一个慢节奏的故事……献给我心中的癌细胞和白细胞1146。



part2(上)



1146骑上单车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十五分。他脚一蹬地,自行车晃晃悠悠地慢速前行起来。从发了那几条微信开始,他的心里就跳动着莫名的小泡泡,有点像碳酸饮料中的二氧化碳,浮上水面然后破碎。抬头看到了天上紫色的云块在灰雾中闪烁,他喜悦地发现阴沉了一整夜的天空就要被阳光的刀刃破开了。


其实那个摄影师说的对:回托是个灰乎乎、雾蒙蒙的城市。但在他看来,这个城市庞大的灰色轮廓,带着海滨湿咸味的风;还有温善平凡的生活烟火,这些都是加分项。他骨子里是个向往幸福安稳的人,脸上有点棱角心里却软得不行:比起柳丁他喜欢棉布。

而他跟那个看着像中学生的摄影师——似乎是吧,鬼知道他们都聊了些什么。他们从自由女神像的裤衩颜色一直扯到英国男人为什么容易秃,不知为什么他就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打开了话匣子。可能是对方带着干净少年气的不屑让他放松了警惕,做了一天扯皮驴友后甚至互相交换了微信。


还好从头至尾他都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他停下来买了串菠萝,权当饭后甜点。翻着手机上摄影师简短的回复,他突然意识到目前最重要的是藏好微信:要是被4989他们那帮闲出屁人士看到自己交了个一日朋友,非得敲锣打鼓嚎天葬地要把自己嫁出去。

他提醒自己:不过是为了明天的街头有个伴,脑袋禁止整天偏题。停。




于是他相安无事地骑过了下半路,享受起了沿海骑行的散漫时光:绿的不正常的椰子树,叶子饱和度过高的古榕垂下根须;淡蓝薄青调出来的海。

他准备昏天黑地的旷他一次课,挂科就补考,这很不像他的作风,但他在以一切最优秀的来标准要求自己的过去里,从未曾体验到懒散和漫长的快乐——而昨天的逃学使一切都到了临界点:从未光顾过他的叛逆期突然大驾光临,他突然就对做个精英人士失去了一切兴趣;对生活本身的热爱在压抑过头后爆发,那个摄影师调笑的语气和修长白皙的手指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是一种癌症。他最后特别不正经地总结道,这种感觉真的像癌症一样疯狂扩散直至病入膏肓:一个天天吃苦的人突然尝到了甜头,他就会像上钩的鱼一样死死吞下明知有毒的钓饵,在即将身亡的边缘里仍然时刻回想着美妙的味道。


人不找事事找人,他刚要把手机从背包里翻出来,突然就触到了冰冷的金属质感:顿了两秒,收回手。不用看他也知道,是那个Zippo打火机。


他不抽烟,真的不,因此对打火机的牌子毫无了解。知道这个名词,还是因为那个人回的几条微信:


景琅狂热者:你为什么半夜在这?


景琅狂热者:那是上午你手里抢的吧?那个Zippo真是你捡的?


景琅狂热者:好的有空。


景琅狂热者:〖比丁丁·JPG〗


当时他就忍不住了,对方这几条消息简直附带画面和声音。


“喂,你猜我为什么在你楼底下?”



1146按开了微信的语音,冰山破开的趋向从他脸上慢慢浮现:“我就住在这里。”



字里行间透着憋不住的笑意。



他当然早就看到了这个熟悉的身影提着扛着长枪短炮走进楼道,刚刚快自己不到一分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去打招呼,也不很惊喜,仿佛觉得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一场电影;不仅如此,他还满怀着恶作剧的心情,一直盯着摄影师瘦长的背影进了电梯才走进旅舍的大门。



一直到第二天凌晨被从天而降的银色块状物吓得一抖,他才想起来这事:自己脑袋顶上有个半夜不睡觉的摄影师。



这就是几十分钟之前他干的事情,现在想来有点耻,甚至让他讨厌起了微信的两分钟撤回制度。他怀疑约这个人一起去滑板大概干脆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更别提告诉他自己住在这里。



马后炮什么,他又闭紧眼摇了摇头。紧接着,他想起就是这个动作让摄影师把自己比作海鸥:他当时就很不客气地直盯着对方暗红的眼睛,回答海鸥的羽毛根本弄不湿。咳,停下,你个具有少女心的真香患者,几秒前还发誓要把他扫出自己的脑子。



他戴上耳机,而阳光已经开始笼罩大地。



评论(6)
热度(46)

© 管子茶-温梅煮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