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茶-温梅煮酒

世上每个人都特别有意思,
他们的命运就像行星的历史。
每颗星有自己独有的一切,
星际再也没有类似的世界 。

如果有人一辈子都很平凡,
而且和平凡生活相处甚安,
那么他的这种不引人注目
正是他在人间的有趣之处。

每人都有他个人的神秘世界。
这世界有它最美好的时节 ,
这世界也有最可怕的瞬息 ,
可是这都不会为我们知悉 。


如果一个人死去,与世永诀
随着他,死去了他的第一场雪
他的第一个吻,第一场战斗……
这一切都将被他随身带走

不错,留下了桥梁留下了书,
留下了机器留下了画幅;
不错,有不少东西留在人间,
但总还是有东西一去不返!

这就是这场残酷游戏的规律
并非人死去,而是世界死去。
我们记得这些有过失的凡人,
可我们何曾当真了解他们?

我们何曾了解兄弟,了解知己
我们何曾了解唯一的爱侣?
哪怕是我们自己的老父
我们所知虽全,所知等于无。

人们一一离去……不可挽回,
他们的神秘世界都永不复归。
就因为这一切的一去不返,
每次都逼得我要放声呼喊。

 

「癌白癌」我是你异世界的一个私人小岛

BGM:fantasy,我是听这首歌写的文章。

歌词是我的我流翻译……望喜欢❤。


空白,空白和虚无像一段素丝,柔软地擦过他的身体。

 | 

1146在雾气中醒来。他维持着跪坐的姿势,睁开眼睛。他看到无尽的天空和纱布一样的云朵,像茶匙搅拌过一样融合着深深浅浅的白,交织在一起,不断轻轻扑打在他身上。

 | 

他四处环顾,没有一个人或物体,他的身体停滞着不想运动。他散大瞳孔,嘴唇微张,仰起一个很小的角度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苍穹,和扎根其上的白色云絮。

 | 

他看见无数颜色,缓慢、模糊而暧昧地浮现在白色中,每一丝云都含着某种颜色的暗示,每一点白都微妙地与周围的颜色分开,可当他开眼全观整片交融的天空时,它们又构成了一种大的和谐。他不知道或者说忘记了自己看了多久:他没有任何感觉,例如感到疲倦。他在一瞬间跨越了永恒,他想,不过又笑自己的矫情。

 | 

出奇平静。他刚刚——很久以前?脱离了混乱血腥的战场。他在这次微不足道的小任务中翻了船,在过久的和平后,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手腕和小腿已经力不从心。刀刺歪了一毫,他睁着眼睛回忆,当时血液浸入了眼睛使他感到辣痛泪流不止,以至于被巨大的力量刺穿了头颅。

 | 

但现在他的视力比以前还要好,而且毫无疑问,脑袋是完整的。


 | 

他为自己平铺直叙的回忆和饱满平静的心情而微微诧异,他此时甚至不想回到战场,只想在这里冷静和平复。可能是脑子坏了吧,他努力把念头放在工作上,但毫无作用:他越想却越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一种冷硬的隔阂,甚至厌倦和意义质疑。他不再想下去,紧紧闭上了眼睛。

 | 

他注意到自己是赤裸的。我应该穿着衣服,他微微困惑地想。念头刚刚产生,一段棉质的白布就轻柔地缠上了他的腰,舒适地裹好他的身体,然后扎紧。

 | 

衣服还能这么穿……?他站起来走了两步,布料很结实,松紧适宜,而脚下的云丝有些弹性,包绕着他的脚踝,柔和、脆弱而温暖。他大步从自己跌坐的地方走开,下脚轻飘飘的,像踩在棉花上。

 | 

这里是哪里?白细胞看着眼前的层层迷雾,他径自无声地穿过天空和云朵的混合物,加快了步伐。

 | 

感觉像是眼前有什么值得追寻的东西一样。

 | 

眼前浮现出一星黑色:就像迷雾中的一个小点。1146察觉到什么,他索性冲着目标跑开了,以一个中性粒应有的速度而不是最后一次任务时的迟钝,不断朝着黑影前进——他隐隐约约意识到,这可能是什么关键。

 | 

黑影有一杯麦茶那么大时,1146听到了隐约的声音;而当他终于看清这黑影是什么东西时,声音交织成为曲调,曲调穿梭筑成旋律,歌声悬挂在旋律的河水中,仿佛圣诞节时血小板往网子上粘贴的彩球和金线,跳跃地温柔灌进他的心,就像一只调好鸡尾酒的酒杯。

 | 

洁白的云仿佛一瞬间有了活跃灵动的锦簇色彩,轻飘飘的丝絮突然开始疯狂而欢快地围绕着某个中心转动,空气变得像彩带和丝绸,全都轻快地转动飘舞。

 | 

1146的眼睛倒映出转动的色彩,但他清楚地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象;他闭紧眼睛仰起下巴摇摇头,使梦境的影子破碎,脑子里却突然蹦出来一句话:“就像一只海鸥。”

 | 

什么是海鸥?这句话我在什么时候听过?

他的脑子里摇曳出一段暗红色的波光粼粼的回忆,他看到一个反光的黑色小盒子,影像却随即化作发光的灰烬消失。

 | 

然后他突然瞳孔缩紧,目光像利剑一样射向唱着歌的那个人。

 | 

赫然是癌细胞。少年比他看过的任何时候都纤弱瘦长,骨头的尖端几乎戳出皮肤,细胞的衣服显得大得过分。他苍白的脸颊几乎透明映出青色的血管,睫毛垂着扑闪,嘴角微微地翘着。天空从背面拐个弯打上一点点金色的光,少年的脸颊粘上一丝光线,另外的都打在了被他抱在怀里自娱自乐的吉他上。

 |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轻轻击弦,少年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低着头跪坐着专心致志,只有冒着小泡泡的五彩的歌声不急不慢地滑脱流淌出来。 


 | 

“I could be your private island……

(我是你异世界的) 

On a different planet;

(一个私人小岛) 

Anything could happen,

(万变瞬息) 

Listen to the waves……

(醉于浪潮柔歌……)”

 | 

 | 

1146像木桩一样戳在原地。旋律混杂的海潮在他脑海中回旋。

 | 

“您……来啦。”少年突然惊慌地站起来,“白血球先生……”

 | 

他突然停住了欲言又止的话头,站在原地,本来应该合身的衣服被风鼓起来,竟是衣袂飘飘,显得他多么瘦啊……1146突然睁大眼睛,他对敌人产生了同情吗?

 | 

“11……46。你居然也——”透明的眼泪从癌细胞圆睁的眼眶里无声地滚落下来,引起刺目的反光,“先生……”

 | 

1146努力让自己把心思回到他们立场分明的对峙上。

“这是哪里?”他冷漠地问,下意识地从腰间抹了一把,旋即想起自己没有武器。

 | 

癌细胞慢慢躬身放下那把木吉他,他做出双手张开的姿势,仿佛这是拥抱的前一秒。这时1146才发现,那双不祥的翅膀不知怎的仍然在癌细胞的身后轻轻扇动,而他的脚尖是离地的。

 | 

癌细胞注意到1146眼中的厌恶,垂下头惨淡地笑了:“……是死亡掌管的地方。”

 | 

“死——亡?”1146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立在了他的身前,凭借身高优势平视着癌细胞,用一种捕猎者锁死猎物的眼神盯住他的瞳孔,单手伸向他的肩头。

 | 

“……没错,死亡……或者说,一个灵魂转接的场所……”癌细胞的瞳孔逐渐散大,他毫不在意1146蓄着力的手,他也知道白血球先生的意图。他笑了,脸颊与1146近在咫尺,1146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微弱温度,只是没有呼吸声。

 | 

1146攥紧拳头,慢慢收回了手。他的眼中升起越发浓重的厌恶、愤怒,却带着一丝恐惧。他不是没有预料到这个答案,甚至它早就在心头盘旋——他更加讨厌癌细胞假惺惺的落泪样子,装什么兔死狐悲,明明势不两立。

 | 

“你为何还这么看着我?我们此刻是一样的东西了啊,剥去皮囊,唯余一个逐渐消散的意识……”癌细胞的笑意浓了,笑容清澈见底,如同清晨即将消散的露珠,干净甚至不带一丝感情,仅凭自身折射着四周的光彩。“……或者说是灵魂吧。”

 | 

“为什么我会看见你?”1146发现癌细胞渐渐垂下了手臂,显然,他知道不会有一个拥抱。

 | 

“每个人都这么问我……每个看见我的人,认识或不认识的,细胞或身体的主人……有那个你认识的b细胞,一个白发的大哥哥送了我这把吉他,他……长得很像那个nk大姐姐。”癌细胞忽然收起翅膀,缓慢地跌坐在了柔软的云团上,就像一个慢动作的特写镜头。

 | 

1146蹲下,然后坐在他对面。他的眼睛里灌满了关于那些逝者的陈旧回忆,它们滋生出一滴泪来,重重地砸在了脸颊。

 | 

他闭紧眼睛,任由癌细胞兀自喋喋不休。他发现自己并不反感那些轻软语调串成的沾着忧郁的句子,它们的每一个词,都像水下的珍珠一样放着不明显而阴郁的光。他不时问两句话,直接而突兀,在这片灵魂相对的地方,不需要装作一个君子。

 | 

“一个人说,他是被癌症害死的。他很年轻,长得很好看,有点像你……他说我不是坏人,他说他原谅我,但不原谅我们……我听不懂。”

 | 

“不,你要去一个地方……我去不了的地方。这里不是终结,我……不知道有没有终结。我只是单纯地在这里徘徊,有时候会渐渐忘掉大多数东西,然后我就知道,我又要走了。” 

|

 “去哪里?不是向前,是回去……回到身体里……然后我又会发现,我是一个癌细胞,被分裂失误所创造。所有的灰色的记忆又回来了,我知道又要过上那种生活……。不过这里一样不是我想要的地方……我想要一个彻底的安静,一个结束,就像你们拥有的一样。” 

|

 “我每一次,每一次都问自己,这是不是一场梦啊,到底哪边是梦?我是癌细胞,还是……「癌细胞」?所以我尽力分裂,变成肿瘤——我要找一个……结束这亢长游戏的按钮。我太累了,我想要要休息……”

 | 

癌细胞的身躯一下充满肮脏的情感和癫狂的绝望,1146看在眼里,极为不屑地冷哼一声。

 | 

“癌细胞……这究竟是我们一类的称呼,还是我自己的名字?”

 | 

“我每次被杀掉,回来这里,大量的记忆把我淹没,我回忆起每一次来去,并努力记住。但没有用,每次要重新回到活人的地方时,我又忘了……”

 | 

“奇怪,……我像在什么时候见过你呢。那感觉就像是……成为癌细胞之前的时候,或者说这种半死不活的生活开始以前。”癌细胞亮晶晶的眼睛直视着他,里面装满细碎的喜悦。

 | 

“啊!白血球先生,你要走了——”癌细胞猛然发现了天边的一道光。

 | 

突然间,他扯过1146,在他惊慌的眼神下唇齿相接,印上了一个浅尝即止的吻。旋即唇分,癌细胞舔着毫无血色的唇瓣,突然天真地笑了。

 | 

“这是我,和先生的最近距离……”他挥着手,而1146已经挣扎着被光柱吸走,癌细胞脸上挂着风一般的笑容——

 | 

“此生无憾。”

 | 

 | 

 | 

骨髓细胞5742跌倒在一片草坡上,膝盖擦出几星血。他伏在地上,无声地哭了。没有一个人安慰他,因为他某些奇怪的习惯和平庸的成绩,没有人跟他交朋友…… | 

“你没事吧?” | 

5742睁大眼睛,一个普通细胞提着篮子将他轻柔而小心地扶起来,眼睛里挂着真诚的担忧和阳光一样的温暖。 | 

“你,你是组织细胞吗?你不是抗体?”小骨髓细胞圆鼓鼓的小脸认真地冲着他,举起了小木刀。

 | 

普通细胞哑然失笑,“你看我像细菌吗?”他以投降的姿势举手转了一圈,放下装着食物的篮子,递给这小团子一个三明治。他揉揉小细胞的头,“吃吧,看你像饿坏了。”

 | 

5742扑闪着大眼睛,他不能完全相信这个人,可是,可是三明治真的好香哦……

 | 

咬了一口,又一口,小小的骨髓细胞最终还是不顾面子大口嚼了起来。他羡慕地看着这个成熟细胞,突然嘴里塞着东西模模糊糊说:“你们普通细胞,好伟大啊……很多,撑起了整个身体……唔。”

 | 

普通细胞只感到好笑,他也咬了一口面包。“数量再多,也还不是你们来守护。”他半跪在小男孩的面前,认真地看着未来的杀手的脸。“我们——这个身体——还是都得谢谢你们的保护啊。”

 | 

普通细胞走远了,5742逐渐阴郁的眼睛渐盈满他的背影。他的巩膜渐渐浮现出异色,几缕黑发恰好压在了帽子底下,青筋不受控制地勃发。

 | 

“那个普通细胞……在哪里见过……。”年幼的血癌细胞自言自语,嘴角挂上一线长笑。

——————————————

所以最后就是身份在转世后互换了😉

藏了好多彩蛋。😝

「突然想起我是写文的」系列


评论(10)
热度(63)

© 管子茶-温梅煮酒 | Powered by LOFTER